首页 > 文史选萃
“好木格图”就是历史上“库莫奚族人的原始家园”之意
中国敖汉网 类别:文史选萃      来源:原创      阅读:6521      作者:邵国邦      日期:2016/5/2

    好木格图自然村,位于敖汉旗最北端老哈河南岸,隶属于敖润苏莫苏木敖润苏莫嘎查,距离老哈河响水自然景区下游3千米处。该聚落现有居民65户,总人口260人,其中除徐、赖两姓家族为蒙古族外还有一支李姓满族人家4户,其余张、高、曹、尚等四大汉族居民都自称来自祖籍山东,说移民至此已有百年多的历史云云。

    笔者近期探寻“好木格图”这一地名的起源以及在学习浏览关于古代契丹文化史过程中发现“好木格图”一词的蒙古语含义与古代历史上的契丹部族前出现并存的“库莫奚”部族人的族名之间,无论读音还是所包含的喻意有着极其的相似之处;为此,笔者根据手头搜集整理到的史料及结合个人理解作出如上标题性浅显论谈,望相关资深学者不吝指正。

    蒙古语意义上的“好木格图 ”,其音译为Humhit,或音译为Humagt,意思均是“有微尘或尘埃的地方”,也有“细砂、垢土”的含义。关于“好木格图”地名的来源,笔者曾查询大量的乡土文献以及问及现健在的本地所有老龄人,但始终未得出该地名命取的任何渊源。

    然,翻开尘封的历史典籍时很少有人关注到在我们这个生活区域的大地上,曾经存在并一度活跃过的“库莫奚”这样一个草原部落族群;历史中,它虽不曾叱诧风云于世界性大舞台,但它在以老哈河为主线(详实历史资料中称库莫奚势力范围曾一度达到辽西、承德、克什克腾旗一代)的广阔土地上有着近千年统治历史的古老部落族群。。

    据了解,库莫奚一词是鲜卑语音译,为今蒙古语“沙”、“沙粒”、“沙漠”之意。它是北魏时期始见于历史文献记载的北方诸族之一,从《魏书》到《新五代史》的历代史书里对库莫奚都有详略不等的记载;这些史书所述,是建构库莫奚基本历史框架的基础材料。

   在诸多文献记载的内容来看,从4世纪中叶至7世纪初,是库莫奚部族形成时期,在这一阶段初期,他们与契丹“分背”前后,以“部”独自活动。这一时期库莫奚部族分布在弱洛水(今西拉木伦河)南,和龙(今辽宁省朝阳市)北的今老哈河流域,过着"善射猎"、"随逐水草"的狩猎、游牧生活。从“388年北魏拓跋珪掠其马牛羊豕十余万”来看,当时,库莫奚部族的畜牧业已有相当发展的。7世初至9世纪中叶,是库莫奚族的发展、鼎盛时期。在这一阶段,军事实力与契丹旗鼓相当,有时还稍过之,被唐并称为东北"两善"。虽然畜牧和狩猎业仍是库莫奚社会生产的主要部门,但农业已在一些居住河谷的部落中已经出现,这时,其部落组织也不同于以前规范、有序了。9世纪中叶以后,库莫奚部族由鼎盛转入衰落和与它族融合时期。从此,库莫奚族体的独立性开始逐渐丧失并无形解体,但库莫奚人的生产和生活仍很正常,持续发展。从史料上看,库莫奚衰落的转折点是在唐咸通年间(860-874)“好与契丹战争”的库莫奚部族在847年反唐事件中受到严重打击;由此,库莫奚部族已经进入“从一个独立民族转变为被统治民族的衰弱时代”,库莫奚社会组织也随之名存实亡,逐渐并入契丹;尤其在后来的女真贵族在灭辽过程中,库莫奚人沦降为奴隶为止,库莫奚各部组织在金初就全被严重打乱了。

   库莫奚部族在其存在的近千年里,经历了艰难曲折的形成与发展、衰落和与它族融合的过程。之后,库莫奚人通过联姻通婚,强迫迁徙、杂居同化等不同方式巧妙地融合进了契丹、女真、汉族和蒙古族等各个族群里,虽名不经传,但也有壮烈悲歌。

    综上,笔者认为,根据相关史料以及老哈河流两岸的自然聚落现存的古代留存印记等现实依据来推测,库莫奚部族在如今的敖润苏莫老哈河峡谷两岸生活生存的现实是真实存在的。由此认定,地名“好木格图”确与古代库莫奚部族人曾经在这里长期存在、生活、生产有关,是某种意义上的音变误差,是后人对他们曾经生存生活的一种印证性的“遥指”。

    地名是一种文化现象;地名的命名目的主要是为了方便人们在生活、生产、社会交往过程中的定位性应用;所以地名的产生自古就遵循一定的“地名命取原则”。为此,就地名“好木格图”而言,它一定程度上遵循古代“取实予名”、“名从主人”的地名命取原则;尤其,对该聚落地名的取名就以人文地理实体存在中的“聚落族群”为依据命取地名的;由此笔者认定,地名“好木格图”,就是预示着草原民族后继者对库莫奚先人在这里曾经“占有、开发、开拓、扩张势力范围”的认可;也预示着草原民族后继者在“该地域上的原著民及其相关祭祀、供奉等行为隶属库莫奚部族”的传承与依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