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选萃
格格召轶事
中国敖汉网 类别:文史选萃      来源:水利局      阅读:5063      作者:王英俊      日期:2016/1/13

 

  地处努鲁尔虎山北麓,科尔沁沙地南缘的敖汉旗新惠镇,有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村,叫格格召。满清时期因此地北山建有清太祖努尔哈赤之女莽古济格格(亦称哈达公主)的庙宇和敖汉右翼札萨克王府(海力王府)始祖索诺木杜陵及七代郡王和眷属的墓陵而得其名。天聪三年(1629),从承德北四百里处到敖汉萨力巴城子山以里的大小山川,近三百多平方公里是敖汉札萨克王府所辖的木兰围场(狩猎),北山亦在敖汉札萨克王府所辖木兰围场范围内。昔日此处,祥云笼罩山峦,漫山遍野,灌木丛生,碧草连天,郁郁葱葱。古老神奇的孟克河从山南前穿过,碧波荡漾,风光旖旎,悠扬的向北流去,春迎候鸟,秋送雁归。一个美丽的传说:“棒打黄羊瓢舀鱼,野鸡落到砂锅里”,与蓝天白云下的草原风光相媲美,令今人遐想神往。

  十三世纪初,成吉思汗征服蒙古族各部后,其孙忽必烈统一中国,蒙古族成为统治民族。到了明代时期,蒙古各封建主之间争战不休,长期陷入纷争和割据之中,敖汉部就是在这种动荡的形势下出现的。明清之际,敖汉部属漠南蒙古左翼内喀尔喀五部之一,游牧于老哈河中游至大凌河之间,由于势力逐渐强大,开始称雄辽西大地,威胁大明边陲,成为明朝和后金激烈争夺的对象。后金天聪元年(1627)7月,明朝派遣使者持诱降书来敖汉部,规劝共同掌管敖汉部的索诺木杜陵、塞臣卓里克图归降明朝,共同抗金,他们兄弟二人审时度势,拒绝了明朝的劝降,当月与奈曼部长衮楚克一起押解明使至后金国首都盛京(沈阳),献出诱降书,归顺了后金国。索、塞兄弟率敖汉部众北上征讨蒙古察哈尔、林丹汗时,所向披靡,南下入关,兵锋所指,屡挫明军精锐,战功卓著,为满洲人入主中原立下了汗马功劳。天聪三年(1629)春,天聪汗皇太极将敖汉两部长封为贝勒(相当于侯爵),赐号都喇尔巴图鲁(头等英雄),令塞臣卓里克图统领敖汉原牧地,诏索诺木杜陵赐居开原(辽宁铁岭)牧地,并将其同父异母的姐姐莽古济公主下嫁给索诺木杜陵,在开原城建公主府,陪嫁大量牛马、人丁、金银、绫罗绸缎。

  天聪五年(1631),明朝大将祖大寿修复大凌河城,皇太极对明朝进逼后金感到不安,决心要拔掉这颗“钉子”,这年8月,皇太极亲率八旗军劲旅围攻大凌河城,八旗军按方位围城,莽古尔泰和弟弟德格类(是莽古济的两个弟弟,同母,都是继妃富察氏衮代所生)率正蓝旗军攻打城的正南面,这里是明军炮火最密集的地方,致使正蓝旗军卒死伤惨重,莽古尔泰见状急令撤退,来到皇太极的御帐中,请求把出哨的正蓝旗护卫军调回,补充军力,以利再战,这本是一个合理的请求,但是没有得到皇太极准许,生性鲁莽的莽古尔泰怒目视向皇太极,拔出腰刀五寸许被疾步上前的德格类拦住用力推出帐外,当天晚上在弟弟德格类的劝说下,来到皇太极御帐前赔罪,说因饮酒过量,酒后失态,请求饶恕,但被皇太极拒之帐外。大凌河之战胜利后,八旗大军撤回盛京,法司开始审理莽古尔泰“御前露刃”事件,审理后报皇太极批准,革除大贝勒名号,夺五牛录人口,罚银一万两。莽古尔泰对这个审判结果并不在乎,他在乎的是得罪了皇太极,给自己的前景蒙上了阴影,内心十分沮丧,所以整天躲在帐中饮酒消愁,经常放声大哭。对莽古尔泰的处境,姐姐莽古济、姐夫索诺木杜陵深表同情,特意从开原赶来相劝。据野史笔记上说,莽古尔泰和姐姐、姐夫及弟弟德格类推杯换盏酒过三巡后,借着酒兴说:“我现在是彻底把皇太极得罪了,日后肯定没有我好果子吃,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找个机会将其除掉,夺取汗位,如不能成功,退居开原,开原城大坚固,在那自立为王”。姐姐、姐夫和弟弟德格类闻听此言惊诧不已,劝其不要莽撞行事,而莽古尔泰却说:“我不杀他,他必杀我,我没有退路了”。夫妻二人和德格类见他如此坚决,只好探问他的想法。莽古尔泰说,在家摆下“鸿门宴”用药酒“鸠杀”皇太极。第二天,莽古尔泰就将其亲信主将屯布禄、爱巴礼和莽古济的亲信冷僧机带入密室,七人歃血盟誓后,分头准备,伺机行事。一向谨慎甚微的索诺木杜陵自受封以后对皇太极感恩戴德,对此事总觉亏心,整日焦虑不安,知道自己干了一件蠢事,于是怀着忐忑的心情去参拜皇太极,受到皇太极的热情款待,索诺木杜陵假装酒喝多了,对皇太极说:“皇上在,我们蒙古各部能安逸的生活,皇上不在了,我们蒙古人可怎么办呀”。说着流下了眼泪,皇太极何等人也,听出了他话的玄外之音,不久,莽古尔泰和德格类相续“暴病”身亡。参与密谋的冷僧机虽然出身卑微,但为人狡诈,善于察言观色,看见正蓝旗的两个贝勒暴毙突然,总觉要东窗事发,一旦败露,自己的性命不保,还要连累家人老小,于是见风使舵,将此事告发,这下可惹怒了皇太极,命刑部查办,凡涉案人员家族老少全部抓捕入狱,一时间盛京城监狱人满为患。皇太极以谋逆罪将其姐姐莽古济等一千余人凌迟处死,永不入玉牒。连续几天,盛京城刑场惨叫声不断,闻者心惊肉跳。由于索诺木杜陵事前对皇太极有过暗示,算是告发,消职恩养。

  天聪八年(1634),索诺木杜棱以私猎哈达叶赫山(皇家狩猎禁地)获罪,剥夺开原牧地后,谴返原牧地敖汉,投奔于胞弟塞臣卓里克图之子班第,开始在札萨克王府固尔班图尔噶山(木头营子鼎足山)南哈力海吐(今牛古吐境)安置下来,他于顺治元年病故,安葬在喇嘛山南坡(山湾子水库西)。到顺治五年时(1648),清廷对莽古济“谋逆”案提出质疑,又叙索诺木杜陵征讨明军时有功,对私猎哈达叶赫山定罪过重,追封他为札萨克多罗郡王,称“海力”王(怜爱之王),世袭罔替,并由其长子玛济克第一次袭爵,赏黄金万两,重修君王墓陵和准建格格庙。玛济克为展示皇恩浩荡,超度莽古济亡灵,派人请来藏佛格鲁派喇嘛色丹巴勒珠尔(贝子府郡王达克沁的三子,时年在阜新七金台出家)为其选址,色丹巴勒珠尔喇嘛经多地勘察来到今格格召北山坡山上说:“此地远眺祥云笼罩,近闻鸟语花香,依山傍水,山清水秀,承其瑞祥灵气,天降福佐,子孙保之,乃风水宝地也”。于是,格格庙宇、郡王陵在此破土动工,并按清廷恩准的标准设计修建。格格庙和郡王陵落成后,玛济克指派海力王府家奴丁、王两姓氏族人世代为其守陵护庙,又差人请来藏佛喇嘛百余名在色丹巴勒珠尔的主持下,咏经颂德做了七七四十九天法事,场面隆重。郡王陵气势壮观,牌楼立于陵前正南山下,路两边座有石狮、石马、石驼、石象、石羊、石虎、石龟。格格庙宇宏大气派,朱门幽雅肃穆,佛堂古朴庄严,香案供奉释迦摩尼佛像,上书:晨昏焚香惟期一家清泰,下书:朝夕祈福但愿四季康宁。香烟缭绕,弥漫四方。在当时人们的理念中,庙宇是消灾避难求福的必然场所。此庙一起,祈求平安,打鬼送祟的男女老少络绎不绝,为此格格庙的名气越来越大,方圆百里的人们都知道了格格庙在什么地方,庙召也,随着汉人的逐渐迁入,顺理成章的地名产生了。1891年敖汉发生红帽子事件时,郡王陵被刨掘,格格庙被烧毁,只留下了郡王们的骨骸和格格召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