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原创
黄金人写的黄金小说《狗头金》12
中国敖汉网 类别:小说原创            阅读:4268      作者:王春晖 宁伟然      日期:2015/12/29

 

第四章

(三)

别看老张家和马宝山两家好得恨不能伙穿一条裤子,平时不管什么事谁都不瞒谁,可是,在捡到狗头金这件事上,马家人却跟张家两口子也保了密,以至于到后来,整个金窝子都哄哄乱嚷了,老张两口子还被蒙在鼓里。

金狗出生的第三天傍晚,老张两口子想趁着凉快再到河里干些活,走到路上,才从人们神秘兮兮的问话里,听说了马宝山捡到狗头金的事儿。

“可别瞎扯了,宝山有那福气?!”张嫂连摇晃脑袋带抖落手,一口否定。她根本不相信如此幸运的事会落到老实巴交的宝山身上。

“看来你们两家好那是表面好,他没跟你交心!”一个淘金人说着风凉话,满脸的不屑,发青的嘴巴都快撇到了天上。

“就因为我们关系好,我才比你们知道底细呢!”张嫂很自信地说着,继续往前走,一路上,几乎所有的人都跟他们打听同一件事,这事终于引起了张嫂的警觉。

“不对呀,这没风树怎么响了呢?人们都说宝山捡到了狗头金,咋没说张三李四呢?是不是宝山真捡着了呢?”快到河岸时,张嫂终于停住了脚。

“快干活吧,你咋那么好事呢?宝山捡没捡着关你屁事!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老张终于不耐烦地开口了。

其实,他的心里也开始疑惑,但是疑惑归疑惑,他对宝山一家到底捡没捡到狗头金并没多大的兴趣儿,“指亲不富看嘴不饱,到啥时候都得靠自个儿的小耙儿上柴火。”老张有自己的过日子之道。

但是,好事的张嫂跟他的想法却截然不同,她喜欢刨根问底,凡事非得问个底朝天。

“老张,我琢磨着宝山或许真的捡到了狗头金,你想啊,前天晚上我奶金狗的时候,他红头涨脸地从外面回来,怀里好像还揣着点儿东西。”张嫂努力回忆着宝山前天晚上的反常举动,她要从这些细节中梳理出宝山是否真捡到了狗头金。

“你呀,你要不想干活就老早回去,别在这充诸葛了好不好?你回去问问宝山,不是一切都真相大白了吗?他瞒张三瞒李四,能瞒着你吗?”老张不耐烦地说。

“对呀,宝山跟咱们这么多年的关系了,他瞒谁也不能瞒着咱们!我这就去问他,这要不问清楚了,我这一宿也别想合眼!”张嫂把铁锹往河岸一扔,说了句,“待会儿把这个扛回去!”人就没了影。

“这人呀,就这么好事!人家捡没捡到狗头金与你何干呀?唉!”老张长叹一声,开始闷头干活。

张嫂差不多一路小跑着到了宝山家。一进门,马老太太正抱着柴火准备烧火做饭,一见张嫂气喘吁吁的,以为她又来给金狗喂奶,非常感动。

“他嫂子,孩子刚刚睡着,还不太饿呢。”老太太说。

“哦,刚奶完这么大工夫,估计他也不饿,宝山呢?宝山呢?”张嫂一边问,人已进了屋,开始这屋那屋地寻找。

“你找宝山干啥?出什么事了?”老太太的心揪了起来,她以为外面一定发生了大事,否则,张嫂不可能这么急切地寻找宝山。

“没啥大事,没啥大事。”张嫂一边用手当扇子呼打着,一边东南西北地寻找宝山。

就在这时,宝山从外面进来,还没等宝山看见,张嫂一个箭步蹿了上去,抓住了宝山的胳膊,急切地问道:“宝山,外面都说你捡到了一块跟哈巴狗那么大的狗头金,有这事吗?”

宝山的脸“腾”地一下红到了脖根儿,他惊愕地看了张嫂一眼,既没说捡着也没说没捡着。

炕上,秀云正搂着金狗睡觉,孩子大人都很安稳。

“嫂子,你听谁说的?”宝山返回身关上了厚重的榆木板门,凑到张嫂面前,神情紧张地问道。

“外面都沸沸扬扬了!连庙里的泥胎儿都知道了,你还捂着耳朵偷铃铛呢?”张嫂不得不压低了声音。 两个人的对话还是吵醒了炕上的秀云和刚刚睡着的金狗,金狗睁开双眼,小手挠哧着,小嘴拱拱着,开始寻找奶头。

“哟,小祖宗又醒了?又饿了?”张嫂忙把孩子抱进怀里,撩起背心,把奶头塞进了孩子的嘴里。

“外面人是怎么知道的?”宝山神情紧张地喃喃私语。

“那你到底捡没捡着狗头金呢?”张嫂着急地问道。

宝山没回答,径直到西屋把那只破棉鞋捧了出来,为了保险,宝山把板门打开,到院子里转了一圈,确认没人之后,这才重新插上门,把藏在破棉鞋里的狗头金拿了出来,举到了张嫂面前。

张嫂的眼睛直了:“哎呀!我的天呢!这是真的吗?”

张嫂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轻轻地摸了摸狗头金,她的动作很轻,生怕一不小心把狗头金身上的金子碰下来。

“这得值多少钱呀!”张嫂最关心的就是钱的问题。

“唉,嫂子,这玩意到底值多少钱我也不清楚,都快愁死人了!”宝山愁眉苦脸地说。

“你呀,老天爷赐给你这么块无价之宝,你不偷着乐,还愁上了!”张嫂不解地说。

“唉,嫂子,这玩意是好,可是,这么值钱的东西像咱们这样的穷人家看不起呀!说不定什么时候把金匪们招来,别说狗头金了,连我们这家子人的小命都快难保了!”宝山捧着狗头金都快哭了。

张嫂一听,宝山说得确实是那么回事儿,难怪宝山连她都保密。对有钱有势的人来说,得着块狗头金那是件天大的喜事。可是,对他们这样的人家来说,得着这块狗头金是福是祸还真得两个影罩着呢!

“那怎么办呢?外面都知道了,怕是纸里包不住火,雪里藏不住人呀,你得早做打算。”张嫂担心地说。

“唉,这老的老,小的小,咋打算呀!”宝山愁眉苦脸地说。

“宝山呀,嫂子虽然好事,但我这个人良心不坏,依我看,你不如早点儿离开金窝子,越快越好。”

“这叫四口子人呢!说走就能走得了吗?我妈八十多了,走不动了,秀云坐月子身子骨虚,金狗才三天,经不住折腾……唉,愁人啊!”宝山就像一棵长得茂盛的庄稼突遭霜打一样的蔫巴。

“实在不行,让老太太先住我家,等你在外面安顿好了,再把老太太接走,你看这样行不?”张嫂提议道。

“俗话说,七十不出门,八十不留宿,我妈这么大岁数了,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我怕给你们添麻烦。”

“这不是外道了吗?都几十年的老邻居了,谁求不着谁呀,再说了,你在外面混大发了,还能忘了我们?远亲不如近邻嘛!?”

宝山感动得差点没趴在地上给张嫂磕头,这得多大的人情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