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原创
黄金人写的黄金小说《狗头金》06
中国敖汉网 类别:小说原创            阅读:1535      作者:王春晖 宁伟然       日期:2015/12/29

 

第一章

(三)


选矿厂是出金子的地方。因此,金旺的选矿厂戒备森严得连个鸟都很难飞进去:厂房的占地面积很大,足有一万多平方米,四周是三四丈高的围墙,墙上拉着带着刺儿的铁丝网。只有一处大门,两边修着碉堡式的建筑,有专人一天二十四小时守着,大门的两边拴着两条从国外运来的大狼狗。这两条狼狗先别说它咬不咬人,那样子就够瘆人的。狼狗的脖子上拴着皮套,与地上拉的铁丝连在一起。整个院内,不论哪个方向有了动静,它们都会异常兴奋地蹿过去。有了这两条狗,金旺觉得过日子踏实多了。

  这两条狗跟金旺好多年了,也算是老奴才了。它们还有一项可以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的特殊本领:它们不仅能准确地从黄金和黄铜堆里辨认出黄金,还能从岩石里挑出高品质矿石!

  这天一早,金旺来训练两条大狼狗。两条狼狗的名字也很好听:一个叫欢欢,一个叫乐乐。到现在金旺还没舍得给她们找个如意郎君。

  金旺事先把矿石分成好几堆,然后把欢欢撒开,命令她把明茬儿挑出来,欢欢很敏感地看了金旺一眼,一个健步飞出去,从矿石堆里扒了几个来回,很顺利地把明茬儿叼了出来。

  金旺笑得连屁眼里的褶都开了!这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不仅长相丑陋,还不能生育,但这并不影响他的淘金能力。在金窝子镇,金旺可是个响当当的人物。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金旺越来越感到失落,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孝不孝的先扔在开外,关键是他挣了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啊,没人花不也是白扯吗!前几年,金旺还不服气,整天抱怨妻子李氏的肚子不争气。他不断地出去找女人,不惜重金雇女人为他生孩子,“哪管生个一男半女的呢,这辈子也算没白活了!”可是,金旺一次又一次地失败了,最后,他不得不在心里承认自己确实无能。但是,当着李氏的面,他还是硬着头皮充刚强,不停地责骂妻子是个“不能下蛋的母鸡”!

  不管咋说,这日子还得过下去。金旺因为抱子不成,倒落下了好色的毛病,到了见着女人走不动道儿的地步。用他的话说:“我一个老绝户杆子,留着钱干啥?”

  金旺除了喜欢女人之外,就是欢欢和乐乐这两条母狗,他每天都要过来看望她们,就像情人一样,有两天见不着,心里没着没落的。

  金旺拍了拍欢欢,亲吻着它的脑袋,给她最好的鼓励。

  这时,乐乐早就按捺不住了,她一蹿老高,急着在主人面前露一小手。

  金旺把乐乐撒开,指着一堆铜说:“乐乐,去,把金条给我挑出来!”乐乐撒着欢儿似的跑了过去,在铜堆里认认真真地嗅了好半天,用爪子挑来挑去,掂量着所有的铜的分量,最后终于从铜堆里挑出了那块沾了泥的金条。

  当乐乐把沉甸甸的金条叼到金旺面前时,乐乐的牙花子咯出了血。

  金旺心疼得不得了,他蹲下来,抚摸着乐乐的嘴巴,“乖乖”、“宝贝”地叫了好半天,看着乐乐的牙花子渐渐地不往外流血了,金旺才恋恋不舍地站起来,再三叮嘱保安,让他们给两条爱犬加餐。

  保安一脸为难地说,姐妹俩这几天连牛肉都不想吃了,不知喂什么好了。

  金旺三角眼一竖,不满地说:“那就喂兔子肉!今儿,你们几个啥也不用干了,专门到山上打兔子去,一定要喂新鲜的!”

  他转过身,搂着这两条宝贝,温情脉脉地说:“乖,听话啊,我走了!明儿早晨再来看你们!”

  两条狼狗分别伸出了前爪,依依不舍地和主人“握手”告别。

  金旺径直朝厂房走去。厂房内,二十个工人正一丝不挂地炼着金子。那个年代,冶炼黄金技术还相当落后,十来个工人守着一个烧得正旺的火炉,手里拿着火钳,盯着火炉上的一个个瓷缸,瓷缸里涌动着刚刚化开的金水。

  地上坐着十来个人,他们紧张地摆弄着一块块红泥巴,试着将这些红泥捏成各种形状的模具,其中,捏成狗头金形状的最多。

  见火候到了,司炉工用铁钳子把瓷缸从火上夹下来,倒进了事先做好的红泥模具里。

  金旺进屋的时候,人们正忙得热火朝天,金旺挨个地拍了拍炼金人的屁股,算是打了招呼。炼金人的身上除了汗,就是被火烤得有些发煳的人肉味。他们的身上和脸上都成了红里透黄、黄里透黑的颜色。用他们自己的话说,那是让金子给染了色。

  负责选矿厂的是金旺的侄子金豆,长得白白净净,浓眉大眼的,一副文文静静的白面书生模样。如果你单从长相上看,这个人还有一定的亲和力,像个地地道道的好人,可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个吃、喝、嫖、赌、扎(大烟)五毒俱全的人,别看他三十多岁了,到今天还没成家——他也不想成家,他觉得那样麻烦,不如自个儿过自在。这小子从小就过继给了金旺,可是,金旺并不喜欢这个侄儿,他不允许金豆叫他“爸爸”,更不举行任何方式的“过继”仪式。所以,这么多年来,金豆就在儿子不是儿子,侄子不是侄子的夹缝中生存。好在时间长了,叔侄俩也有了一定的感情,金旺让他管理选矿厂,金子从他手里过,好赖捞捞也够他花的了。所以,他也没把举不举行过继仪式放在心里,他知道“三叔死了,啥也带不去,都是我的,急啥?”

  现在,金旺来厂里检查,金豆当然得狗一样的屁颠屁颠地跟着,还煞有介事的跟金旺汇报着工作。

  金旺在厂房里转了一圈,像往常一样再三叮嘱着金豆要当心,别让坏人钻了空子,他说:“你得用六只眼睛看着这些人,这年头谁钻谁的心看去,谁知道哪个人长着花花肠子!”

  金豆一口气说了十来个“是啊,是啊,三叔说得对,我盯着呢”。其实金家最大的内贼不是别人,就是眼前的这个金豆!

  送走了金旺,金豆急忙扭了回去,他挨个儿看着那些炼金子的人,还不时地突然从他们的身后把他们的手拽过来,将他们的指甲翻过来倒过去地看了好几遍,确信啥也没有之后,这才说:“嗯,你的指甲又该剪了,再长了就该罚款了。”

  工人答应着,小心翼翼地把手放在了背后,金豆觉得这个人还是有些可疑,就猛然把手塞进了这个人的屁眼儿,疼得人家龇牙咧嘴,金豆这才笑着闻着自己的手指头:“嗯,真臭!”

  人们恨透了金豆,咒他不得好死,咒他也像金旺一样断子绝孙。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