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原创
黄金人写的黄金小说《狗头金》03
中国敖汉网 类别:小说原创            阅读:1529      作者:王春晖 宁伟然       日期:2015/12/29

 

 

第一章


(三)

  秀云刚刚生下孩子,还没下来奶水,到了丑时,孩子饿得实在厉害,哭得脸都青了,不论老太太咋哄,孩子就是一个劲儿地哭。没办法,老太太只好请张嫂帮忙。张嫂两个多月前刚刚生过一个女孩儿,按生育顺序取名五丫。

  就在三个女人把张嫂那小小的奶头塞进孩子嘴里,孩子正嘬得起劲时,马宝山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他“呼呼”地喘着粗气,蹦到了炕上,然后,用左手擦了擦脸上的汗,右手仍然抱着肚子——此刻狗头金就贴在他的肚皮上。

  他凑到儿子跟前,见儿子正贪婪地吮吸着奶汁,他笑了,什么话也没说,好不容易熬到张嫂喂完孩子,马宝山把她送回前院。此时,启明星已经升起,马宝山赶紧插上房门,急不可待地从怀里掏出了狗头金,递到了母亲面前:“妈,你看,你看,这是什么?这是什么?”

  马老太太连看也没看,只顾抱着孩子:“有啥好看的,又不是金子不是银子的!”

  马宝山把狗头金又往母亲的眼皮底下凑了凑,说:“妈,你看看嘛,只要你看一眼,管保你看傻了!”

  马母这才抬起了眼皮,这一看不要紧,老太太差点儿把孩子掉在炕上,本能地发出了“啊”的一声惊叫。

  马宝山笨笨磕磕地把孩子接过来,说:“可别把宝贝摔着,孩子比这玩意儿还宝贝呢!”

  老太太接过狗头金,凑到煤油灯下,只见她嘴巴张着,满脸的皱纹都挤到了上嘴唇上,她的眼睛眯成了一条小缝,大大的眼皮遮住了她本来混浊的眼球儿。

  又过了好长时间,老太太才捧着狗头金,撩起布满皱纹的大眼皮磕磕巴巴地说:“儿子啊,这,这,这……是真的吗?”

  “咋不是真的呢!我都看过无数遍了。”马宝山信心十足地说。

  马宝山试图把狗头金拿过来,让妻子开开眼。可是,老太太却使劲地攥着,就是不肯松手。看来,老太太的大脑已经彻底短路,她的眼里、心里除了这块狗头金啥都没有了。  马宝山费了好大的劲儿,才从老太太的手里把狗头金抠出来。可是,老太太却全然没有理会,手还摆着紧抓宝贝的姿势。

  老太太一辈子也没经历过从昨天到今天的幸福。八十多年来,她饥一顿饱一顿地一路走来,吃的苦无法记数。没想到,土埋脖颈的时候,遇到了这么大的喜事,她的心里能平静得了吗?她喃喃地说着什么,始终保持着一种姿势——一种泥塑般的姿势。

  秀云始终很冷静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不知为什么,面对这么大的喜事,她却始终笑不起来。在她的潜意识中,她的一生都将与饥苦和劳顿有缘,不可能有发财的机会。记得她六七岁的时候,她的母亲就曾抚摸着她的头,很认真地说:“丫头,你是苦命的孩子,你得张罗一辈子。”这句话在秀云的脑海里烙下了深深的印记。而现实又逐一印证了母亲的话。所以,当这块诱人的狗头金摆在她的面前时,秀云却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心里异常平静。

  “这就是传说中的狗头金吗?”秀云问道。

  “是啊,是啊!我从记事起就听老人们说狗头金,但是这么多年谁也没见过,这回可算长见识了!”马宝山激动地说。

  “值钱吗?”秀云问。

  “无价之宝呢!这要献给皇上,最小他也得封我个县令。这要卖出去,能卖咱这三间破屋都盛不了的钱。”马宝山也不清楚这块狗头金到底值多少钱了。

  “加点小心,可别让人偷去。”秀云嘱咐着。

  金窝子有许多出名挂号的金匪,整天四处转悠,只要听说谁家弄到了明茬儿或者是纯金,到不了第二天,就得遭到洗劫,如果有人敢反抗,就会招来杀身之祸。现在,从天上掉下来一块价值连城的狗头金,它带给马家的只是短暂的欢乐,随之而来的是无尽的恐惧和忧愁——他们不知道该把这块狗头金放哪儿好了。

  马宝山来到西屋,找了好几个地方都觉得不安全。他选来选去,最后,竟然把狗头金藏在了一只破得开花的棉鞋里,然后,又小心翼翼地把棉鞋放回了原处。

   “放好了吗?”秀云担心地问。

  “放好了。”

  “放哪儿了?”

  “放棉鞋里了,没事儿,谁也不会想到那么破的鞋里会放着这么贵重的宝贝!”马宝山觉得很把握。

  “万一让狗叼走了,可就坏事了!你还是放在西屋的檩子底下,我看放那把握。”老太太提议。

  马宝山看了看房顶,担心地说:“别,破房烂屋的,说不定哪天掉下来砸破脑袋,还不如放在棉鞋里把握呢。”

  “要不放炕洞里吧,我觉得那儿安全。”秀云建议道。

  “放那倒是把握,可我们每天都得烧炕,把狗头金弄得乌鼻子灶眼的,我不忍心。”马宝山十分不情愿地说。

是啊,把这块狗头金放哪儿好呢?他们屋里屋外地折腾了半宿,直到天大亮了,马宝山一家才感到困顿,这才打着哈欠,趴在炕上甜甜地睡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