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原创
黄金人写的黄金小说《狗头金》02
中国敖汉网 类别:小说原创            阅读:1314      作者:王春晖 宁伟然       日期:2015/12/29

 

 

第一章

(二)

 天黑了。热闹了一整天的马家终于安静下来。马宝山这才有机会亲近妻子。趁着母亲在外屋煮饭的工夫,马宝山轻轻地抚摸着妻子的额头,温情脉脉地说:“你受累了!将来我会报答你的!”

  老太太正好进屋,“咯咯咯”地笑着说,“哟哟哟……想不到我儿子这么会说话!”

  马宝山的脸一下红到了脖子根儿。他亲了亲儿子皱巴巴的小脸,没话找话似的说:“这孩子也太瘦了,像个孙悟空。”

  “嗯,可不能这么说!说孩子是猴儿三年不长!”老太太嗔怪地说着,补偿似的在孩子稚嫩的小脸上轻轻地亲了一小口。

  “我要说他是皇上,他还非当上不可呢!”马宝山不服气地说。

  老太太更不满了:“甭你顺嘴胡溜!说不定哪天官府把你抓起来!”

  马宝山笑了:“官府哪有这份闲心呀!皇帝都不知道让洋人给撵哪儿去了!”

  “撵哪儿了?”老太太吃惊地问。

  “听说在承德呢。”

  老太太坐在炕沿上,不停地眨巴着那双好奇的小眼睛,不断地问:“承德在哪儿?离咱们远吗?”

  “我也不知道,听说离这儿不远。”对于足不出户的马宝山来说,他也不清楚承德到底离他们有多远,其实,承德离金窝子镇很近,不足四百里。

  “这么说,皇帝也到山沟子避难来了?”

  “人家有吃有喝的,到哪不是个待着?管他呢,咱就管过自个儿的日子,天塌下来有大个儿的顶着,关咱们屁事!”

  老太太担心地问道:“洋人不会打到这儿吧?”

  “我哪知道?都穷得掉底无帮了,打咱们干啥?”

  秀云才不关心这些呢,在她的心里,除了丈夫和婆婆,她更关心的是每天能出多少金子。宝山母子扛嘴的时候,秀云早就睡着了。

  安顿好家人,宝山轻轻地关上房门,借着皎洁的月光,来到了“养老河”边。这时,河里还有一些干活的人。夜里淘河金,不再像白天那样热闹,人们都在自己的地段上,默默地挥动着铁锹,弓着身子把河流沙推到了岸上。

  马宝山来到河边,迅速地脱掉裤子,光溜溜地站在了河中央,很卖力地搂着沙子。夜很静,河水的“哗哗”声和铁锹与沙子产生摩擦发出的“唰唰”声,演奏出一曲和谐动听的交响曲。这是马宝山有生以来最惬意的一刻。

  不远处的树林里,猫头鹰一声瘆过一声的嚎叫划破了静谧的夜空。这凄凄惨惨的叫声,搅乱了淘金人本来平静的思绪,让人感到心烦意乱和毛骨悚然,于是,人们不得不陆陆续续地收了工。

  整个河里只剩下马宝山一个人。夜,更加静寂,叫得嗓子发哑的猫头鹰还在不知疲惫地发出一阵阵令人惊悚的哀号。马宝山突然觉得心一阵阵往下沉,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他想回家护理刚刚生产的妻子,可是一想到半夜三更的,又怕惊扰了熟睡中的妻儿,马宝山将手搭在嘴边,朝着嘶鸣的猫头鹰叫骂起来:“叫什么呀,叫?你妈死了还是你爹亡了!再叫,老子非把你的窝挑了不可!”

  猫头鹰才不听他的呢,依然叫个不停。他心烦意乱地把金砂刮进了一个早就预备好的瓷瓶,把湿漉漉的瓶子举过头顶,借着月光,小心地摸了摸。然后,在岸边抽了一袋烟,觉得时辰还早,他又一次趟进了河。挖着挖着,突然觉得有东西挡在了铁锹头上,他把铁锹扔在一边,顺着刚刚挖过的地方摸了过去。

  没费多大的力气,他就从河里摸出了一个沉甸甸的东西,借着月光,他把这东西高高举起,然后,又放在眼皮底下,细细端详。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抖了起来,心也紧张得要蹦出体外。

  “啊!”马宝山情不自禁地喊了一声。为防止别人听见,马宝山又下意识地往四周看了看,确信周围没人,这才把东西紧紧地抱进怀里,大步流星地上了岸。

  他把怀里的东西再一次掏出来,在月光下仔细地辨认着:这是一块自打记事起,就听人们神乎其神地传诵的宝贝,这宝贝叫狗头金,足有三斤重!狗头和整个狗身子都是黄澄澄的金子,狗脖子和高高翘起的狗尾巴尖上镶着一圈亮亮的白银!

  那一刻,马宝山傻了!他觉得心跳一下子加快了,全身所有的血液都一股脑地涌到了头上。他下意识地掐了掐鼓得有些发烫的脸,然后又使劲儿地跺了几下脚,直到他觉得脸和脚都有些发热了,疼了,才痴人说梦般地自语道:“这是真的?不会是做梦吧?”

  他又用树杈把左手的中指扎破,中指立刻涌出了鲜红的血液,他舔舐着滚烫的血,这才相信:“啊!我的祖宗!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啊,我发了!我终于发了!人们都说驴粪蛋儿还有发烧的时候呢,这么说,我就是那块发烧的驴粪蛋儿了?啊?!”

  马宝山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了,他跪在地上,朝着静静流淌的河水一连磕了好几个响头:“啊,大慈大悲的河神啊,你赐给我儿子,又赐给我狗头金,我得怎么报答你啊!啊?”

  拜完河神,这才想起了家,他要把这个喜讯告诉妻子和母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