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故事
敖润苏莫灵异事件集锦
中国敖汉网 类别:民间故事      来源:搜集整理      阅读:9231      作者:邵国邦      日期:2015/6/21

 【编者按】灵异就是我们人类对未知现象的一种统称。某种现象的确发生了,且以一种神秘的方式出现。有时候人们也会把它的神奇程度夸大,使其更难以得到合理的答案。其实任何事物的发生都会有它的道理,只是我们并没有知晓它的科学面。敖润苏莫地方曾经偏僻闭塞,过去有很多疑似灵异事件,现简单整理几篇仅供大家欣赏。
                                                 老书记与黑衣人搏斗
        "文革"之后国家继续施行大集体政策。大集体时期生产队社员参加生产劳动、按劳记工分。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现在均可以考证),位于现在的敖润苏莫苏木三十家子村民组西河湾子南端拐角处(现为村民邓民房后,公路北侧)曾建有一处土木结构的三间房屋,设为集体养猪场,供管理人员或当值班场所使用。直到七十年代末期才撤销集体施行“单干”时,这个猪场随之废弃。因为那个年代雨水充沛,很快这个土房子漏雨、浸泡等原因有后面去年墙体坍塌迹象,随之房屋也废弃。当时各村还没有通电,因为这一地段是去往三十家子、团山子村和翁旗高日罕的必经之路,加之这个废弃的猪场土房屋,墙体坍塌后有南北透亮等原因,每当夜幕降临后,晚间过路的行人经过这段路段时总有莫名阴沉的不安心理。
       八十年代初期晚秋的一天晚上子夜时,熟睡中的三十家子组党小组长邵青云被急促的敲窗声中惊醒,他听到村支书杨根柱的急促的敲窗声以及已经沙哑的嗓门错位声,“老邵,起来!快起来!杀人了!”邵组长闻听慌忙起床,很快点亮火油灯后急忙把杨支书领进屋里问及怎么回事时,杨书记摊软在屋地上,一直哭,一段时间没说话。
        原来,杨支书自己刚从芒哈营子(三十家子西营子)高某家骑着自己的花斑马坐骑(当时人称“小飞机”,意喻该马跑的飞快)回家途中过了“套古日格”(刚才提到的猪场处老哈河湾子上坎处)时,突然从河坎子处凶猛地蹿出来一个大个子黑衣人,然后纵身上马迅速把自己(杨根柱本人)扯拽下来,之后两个人开始在地上搏斗、撕扯,最终杨支书占上风掐住了大个子黑衣人的脖子,令其窒息死亡,不动弹了。事后,杨支书很慌张,那个时代党员身份人党性更强,杨支书首先不管级别大小,首选到最近处的党小组长处作报告(相当于现在的自首情节),报告自己杀人了,要求赶紧找几个人去看看什么情况,研究怎么处理。邵组长听闻也非常惊慌,召唤邻居武永民(时任地方民兵营长,《敖汉部落史》主编武永善本家近支,已故),一同各拎防身铁锨一把,徒步到事发处勘察,确认。但到了指认的地方却发现:阴森恐怖感,地上除了杨书记自己摸、爬、滚、打的痕迹之外还有他本人经常戴的“本山蓝帽”躺在那里。
        不过事发后第三天,据他长子杨海军现在回忆说,眼见拴在住房后的花斑马总是抽蓄,而且从两个鼻子孔慢慢不停地流鼻血,流出的血浆看起来都吓人,找来的多名兽医会诊后也止不住其鼻血。于是非常遗憾,三天后的傍晚时分人称“小飞机”的花斑马不明死掉了。斑马死后,杨支书穿沙北上,到了高日苏庙“看喇嘛”,念经,破解,;喇嘛念经祈福曰:“此生必有一劫,若不胜“黑衣人”自己便将亡故,花斑马替主消灾尔,回家好生祈祷……”云云。
         2013年春季,年仅62岁的杨支书在牧场放牛时见草地里有一“洞穴”,于是,随发撮似的,用荒草塞满点火熏洞,随回家后重病不起,家属送到医院诊治虽无重病征兆但医生无法对症下药,不久,老村支书离开人世去了。
       此乃真人真事,已成不解之谜(经他长子杨海军同意,充当文史资料发表)。
 


                                                   鬼火星夜烧牛郎
-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查干套海(现在的敖润苏莫苏木三十家子东湾子)是整个乌兰套格(地名:敖润苏莫苏木前身)地区最为富饶富庶的地方。这个村落有个鲍氏小伙叫小根(前贝子府王宫直系后裔)遇见一庄奇怪的灵异现象。那时正当夏季,有一天傍晚黄昏后,小根在查干套海为自己家仅有的一头黑健牛磨磨蹭蹭割完两大捆草扔上牛车也就天上见星星了,因为没有月亮,黑夜里牛车更是慢悠悠的,牛车上的小根突然发现从远处天空中有一簇“哪吒式火轮”正在慢慢靠近自己飞来,且愈来愈近……哎呦,几乎咫尺之遥了!小根慌忙中窜进牛车棚底下躲避,待了好大一会儿,感觉好像不见光亮时,小根才想起从车底爬出来。爬出来后竟发现那轮火还在黑健牛的牛尾右侧后臀上燃烧,奇怪的是大黑牛不因此而疯跑,老老实实一动不动地站在路上等待主人驾驭,貌似没有任何感觉一团火球在它身上燃烧似的(因为小根年龄比笔者仅大四五岁,笔者亲眼见到在这头黑健牛的右上侧尾臀处很长时期发白,不再长毛,直到老去)。
       几天后,村里这个最能干的小伙子小根外出打工了,令人蹊跷的是,他直到现在再没有回来,据知情人说,小根出外后很快客死他乡,死因不明。
        “鬼火星夜烧牛郎”的事件,现在在三十家子四十以上年龄的人都知晓,笔者曾亲眼见过被“鬼火”烧掉的牛臀处的烧痕。
 
                                                
 
                                            阴魂附体现象一二
           上世纪八十年代,敖润苏莫苏木三十家子村主营子街道上闲散人员每天都挺多的,不论来回走动串门办事的大人,还是玩“猫猫”、“丢手绢”、“创拐子”的大小孩儿们,每天都都皆大欢喜,快快乐乐的。这也许是因时代时空限制(当时农村没通电,更没有电视影像等设备)的缘故吧?很多人不能安呆在家里总是想出来逛逛,也许都为了消磨那时无法消磨的无聊吧。
         冬天的黄昏时分,一群孩子们正在兴致勃勃的玩“创拐子”游戏时突然有个伙伴嚷道:“八十(人名)他妈突然疯了,摊在地上乱说胡话了”!于是我第一反应往家的方向跑,想去看个究竟,因为八十家就是我们的邻居,仅隔一道土墙,就是“这墙那院”。跑进他们院子就看到邻居家的几个大人狠狠地抠人家(指八十母亲)鼻子下边的嘴唇(人中)呢,但也无济于事,八十妈妈很兴奋状态身骨有劲,一直嘴里念叨着什么,时而哭又时而笑,(大致意思是)絮叨:“哎……!天气冷了,我还没衣服穿呐……,亲人们都不管了……我孤零零的……,……现在我看到你们了,我乐了(狞笑),我哭了(哀嚎,但不见眼泪)我饿了……,谁给我饭吃……?哎……!你们都认识我吧?我看你们都挺好涅(呢)……?不多说了……,我走了……哎依耶——,我走了…… ”。说完,八十他妈就瘫倒在地上,紧闭双眼就像熟睡一样无声无息了。一刻钟之后许,她慢慢的坐起来,一副刚睡醒的样子,打着哈欠,面色苍白,一句话也不说。周围的邻居们有的和她闹着玩,问她刚才怎么了?说什么话呢?谁来了?她也一句话不说。
        第二天她来我家串门,看着我家里人不多,就昨天的话题说起来了。原来,昨日下午黄昏时她去营子商店(商店在营子东头)买咸盐,回来的路上正好碰上老吴家的两个孤外孙在街道上可怜兮兮地站着,因为自己和他们有亲属关系就顺便和两个小孩儿随意搭个话儿,别的没说什么就往回走,刚到自己家院里还没进屋呢,就觉得浑身没劲什么也不知道了……
       后来听大人们说,吴姓人家很不幸,居住在营子东头街北,老吴头儿两个姑娘一个儿子,都已过而立之年,但加上老两口共五口人都有重疾病,而且难治疗,这两年都有因不知情的病况而总是“白发人送黑发人”,这不?他们大姑娘嫁人成家后有两个儿子,之后姑娘女婿相继病故,留下了一对孤儿,一直靠姥姥拉把维持生活,因为大女儿去年病死后也没有人为其管理坟墓填土烧纸等后事儿,孩子遇上病殃殃火力不旺的“八十他妈”也许显灵附身了,让她说鬼话了。
 
 
 
运水?晕水?

 

       牛古吐乡区燕京啤酒总代理经销商石铁军经理特别喜爱吃鱼,尤其他主勺的花样鱼肴美食等厨房手艺他人不能比及。
        在2010年夏日的一天下午,应朋友之邀,石经理驾车同行共五人,就兴高采烈的驱车至老哈河响水下游段一小型鱼塘边。刚下车几个人还没等脱衣下水呢,问题来了,刚才还很欢实的石经理捂着脑袋瘫坐在地上,说头疼的受不了了,让(一起来的同伴中)能开车的赶紧开车,要求必须赶紧把自己送到旗医院诊治,于是这伙人即刻打消了捕鱼的兴致,匆匆拉着摊成一堆的石经理赶往医院救治。到了医院后,几个人又托情、又找医,又做CT、又做核磁什么的,结果也没有血栓、溢血症状,也没有其它病症的异样,医生说“没啥事儿”随意开了点药方就回家了;铁经理也没事了,正常了,大家也放了心。
        几天过去了,哥儿几个吃鱼的心思又开始萌发,于是同样的几个人,同样的那辆越野车,仍是石经理驾驭,又兴致勃勃地到了上次去的小鱼塘捕鱼。没想到石经理到了河边立刻又有反应了,身体开始不适,抱着脑袋说痛的厉害,要求哥儿几个立即离开此处。“那就赶紧走吧……”,这次,哥儿几个吸取上次的教训没去医院治疗,而直接把他拉到较有名气的“看相”的“仙人”破解。
       “仙人”呢喃咒语曰:(石经理 )骨硬志高,一生与“水”有缘,运“水”发财,已成大家。只知索取,不知回报奉供,今又图龙王左右,意图贪食享用,冲撞神仙,必为所祭……回去好生好事……。
         现在每提起这件事的时候,石经理咧嘴笑说:已经懂得了自然法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