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选萃
“牛古吐”地名探源及补正
中国敖汉网 类别:文史选萃      来源:原创      阅读:3033      作者:邵国邦      日期:2015/5/30

   
   《敖汉旗地名志》载,对牛古吐乡的“牛古吐”一名解释道:“牛古吐乡,清乾隆年间(1736——1795)建村,因此地有一獾子洞而得名‘努和吐’。‘努和吐’系蒙古语,意为“有洞的地方”,现为牛古吐乡政府和牛古吐村委会驻地”。
    笔者认为该解释甚为单一,实为不妥。地方地名的由来,及其语词的构成、涵义、演变、分布规律以及地名与自然、社会环境之间的关系非常重要。
    牛古吐地方,自蒙古兴盛以来一直是蒙古人驻牧的领地,蒙古王公游猎的封地.其地形地貌以低山、丘陵为主的多河流、多沼泽为主要特征。所以这里自古水草丰美,宜于驻牧、采集、渔猎、农耕且宜屯兵扎寨,历史上必是兵家必争之要地。蒙古先民自古“逐水草而居”,寻依山傍水之地栖息生活;地名命名的习惯上多选择:以山、水、沟壑等特征的地貌为主;以树木等特征的高大长年生植物为主;或以图腾传说中的象征性动物(如狼、鹿、鹰、熊)为主。鉴于此,以小小的獾子或用其洞穴命地名是立不住脚的,也基本不可能。
    笔者能够熟读蒙古语言文献。出于对民族语言文字的传承使命感,为还原“牛古吐”地名来历之本真化而查阅了大量的相关书籍资料。为此,在这里,从“牛古吐”一词的相关蒙古语近音词入手,通过对其语源、语音、涵义及其演变的角度寻根探源,系统的从语言、词语构成做分析,根究该地名的原始意义为目的,使其本真化,从而进行补正工作是中心目标。
    经过细心探究,蒙古语“牛古吐”一词的近音词有四种:
    一,牛古吐(即努和吐,nohet),“努和”、蒙古语意即“窟窿”,“洞”的意思,“努和吐”就是“有窟窿的地方”或“有洞的地方”。
    二,努咕特(nuguut),近古蒙古语,大型古蒙语说文解字辞典《呼和都力呼尔》(蒙文版)一书中解释为“努咕斯”的复数,即“鸭子”的复数,“多鸭群栖息”之意。
    三,努呼特(nohout),古代蒙古文本名著《额尔德尼涛布奇》(萨钢斯琴著、蒙文版)中有这样的一句话“以努呼特汇聚,相和睦……”,系兵家术语,有“同志”、“朋友”的意思,但字词与现在的蒙古语写法不一样。
    四,尼古特(niguut),蒙古文版巨型辞典《廿八卷本辞典》一书中解释道“一种奇特的鸟名,竹鸡的别称。仿它鸣叫而为其命名耳”(出处在该书198页)。
    关于第一项内容,为什么当时的当地蒙古人不以标识性地理坐标——腾格力山对本地命名,却以不见经传的“獾子洞”命名呢,该解释实有蹊跷,确有牵强些;在蒙古族民俗民风里,獾子并非所谓的“吉祥”之物,也非崇拜的“图腾”之精灵。其洞穴也并非引人注目,且小小的“洞穴”之意,一向与蒙古民俗命名习惯相违背,因此,该项内容不妥。
    关于第二项内容,“多鸭群栖息”之意,皆有可能。牛古吐地方,其地形地貌多以低山、丘陵为主的多河流、多沼泽地区,且历史上水草丰美,候鸟野鸭组群迁徙。但,野鸭群栖息实属普遍现象,因此应排除以这个理由命名。
    关于第三项内容类似于“同志”、“朋友”的称呼之意,具有军事术语范畴。牛古吐地方自古兵家必争之地,且腾格力山是历代敖汉扎斯克王府王公指定为王公贵族墓葬地;墓葬王公之后,历代王公后裔们适时派遣众多吴姓、金姓等十几姓部族属民分批次来这里守墓,且这些守墓属民们相互之间不曾谋面相识,他们为守墓从不同地方来到这里 ,虽不曾熟悉彼此,但目标性质确一致,所以互称为“同志”或“朋友”,以不违王室章典,故“以‘努呼特’汇聚,相和睦(相处)……”。按当时的“军事”制度,为守墓而派遣过来的同事之间、睦邻之间不能相互直呼其名,我们表示理解。“努呼特(nohout)(同志、朋友)”——这样长久以往的称呼习惯,稳定并沿袭下来后形成地名的可能性较大。
    据笔者推测,第四项内容“尼古特(niguut)”的可能性最大。牛古吐地形地貌多以低山、丘陵、多河流、多沼泽组成。历史上这里是历代蒙古王公封地,且仅供驻牧游猎使用,尤狩猎为主。所以这里曾经树木山草茂密,生态环境俱佳;在这个水草丰美的土地上曾大量栖息着类似于“沙半鸡”的一种奇特的鸟类、蒙古人按其鸣叫声命名为——“尼古特(niguut)(为‘竹鸡’之意)”的珍禽适应在这里栖息,“竹鸡”形态貌美,鸣叫声悦耳令人心怡,且肉质鲜美保健,令王公贵族们始终慕名垂涎,故以得名(据考证这种鸟因破坏生态滥砍乱伐而迁徙绝迹)。
    地名是时代的产物,具有相对的稳定性,因而保留较多的历史信息。敖汉蒙古人深受“金丹道”事件影响,很多文化传承有断代、断层现象;尤其很多地名或因音变、迁徙、演化的过程中失去本真意义的现象。我们应按地名研究法综合分析认为“獾子洞”之说是错误的,牵强的。
   综上,按照牛古吐乡境内周边实地地名实际而言有
   “腾格力”,蒙古部族祭拜先祖的神山,以山命名;
   “敖包”,蒙古人祭拜山水诸神的祭祀路标建筑,以人为建筑命
   “得力版胡同”,意为四眼井,以吃水井命名;
   “葫芦斯台”,意为沼泽里有芦苇的地方,以生命力韧性较强的植物名命名;
   “浩雅日哈达”,意为两座山崖,以标识性山崖命名;
   “敖古勒吉日(敖吉)”,河水或行路相会的地方,以自然地理特征命名;
   地名,绝不仅仅是竖立在路旁的标识,它更是累积若千年历史的时光胶囊。现在,“牛古吐”地名虽保持原有读音,但蒙古文字的写法上早已演化为“窟窿”、“洞”的意思,已经失去其原始本真意义。曾经在这里生存栖息的古代先民们崇尚自然,具有原始化生态环保意识。因此,笔者认为“牛古吐”地名原意,应该是为记忆当时令王公贵族们垂涎三尺的那种美丽又奇特的神秘小鸟而得名。

(作者:邵国邦  牛古吐中学教师 TEL13847692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