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故事
同事相处费思量 得“凤”望“龙”梦断肠
中国敖汉网 类别:民间故事            阅读:11417      作者:文达      日期:2013/9/17

  我做过教学工作,且一做就是15年。虽贵为“太阳底下最光辉的事业”,但我觉得很枯燥和乏味。没有一点社交空间,觉得再这样教下去会误人子弟,于是自己主动请辞,在1995年改行从政直到现在。在政界虽没弄得风生水起,但也学会了油腔滑调,见机行事,应对百姓,处世为人的基本之道。接触面相比学校大得多了。丰富了自己的社会阅历。但官场上的尔虞我诈、戴着面具说违心的话等让我感到很累。

  当没事时回忆起自己教学时的点点滴滴却生发出弥足珍贵之感。过去的一幕幕,就像发生在昨天——

  刚在故乡的小学教学,觉得自己大材小用了,堂堂的“中师”毕业教这小学生实在是“大马拉小车”——耗能。学校里有位本家叔叔身份却很特别:他当时高中读书没毕业,就被当时的大队党支部书记请到学校教学。承诺是,只要我在职,你民办教师的地位就在。这个人很会见风使舵,又加上大队这层关系,以至于办事、说话都要压人“三分点”。久而久之,我与他的矛盾自然就有了。

  记得一个炎炎夏日的中午,有学生报告失窃了。其时恰好是这位叔叔班里的学生被疑为偷盗者。当时这位叔叔把这个张姓同学请进了办公室,其间不乏推搡和厉声呵斥之举。我因为刚参加工作,经验少,也顺便参与了这场“审讯”。张姓学生性格顽皮、狡猾。后来交代所盗赃物均在自家鞋里:无非是些笔啊,铅笔刀,橡皮之类。这位叔叔除缴回该生所盗赃物外,另外加罚其5元。这下可捅了马蜂窝,张姓母亲是个十足的泼妇,哪里容得下这样的处罚?于是大闹小学。要知道:当时的农民你可以骂他八辈祖宗而不恼,但不可以动钱。钱来之实在不易。于是,当时的校领导也被张姓母亲吓呆了:“谁做的事谁负责,学校一概不管。”你说混账不?无奈自家叔叔“变卦”说是我打了该学生。哑巴吃黄连——有口难分诉。中心校领导决定:即日起停止我的教学工作一个周。我气愤不过质问自家叔叔,他则坦然对我说,家长找的是你不是我,然后双手一摊,显得很无辜。我决定找中心校领导反映实际情况。可当我见到校领导时,竟意外地发现他好像早已对此事胸有成竹:“你不要讲了,问题就出在你这里。”我暗想这事肯定是自家叔叔和校领导打了“背供”,我勃然大怒:“请领导深入调查,如果是我做的,我可以不干走人。”领导见我这麽坚决,一下犹豫了。最后采纳了我的建议对此事重新核实,最后排除了我的嫌疑。人生第一次领略到了社会的酸甜苦辣,世间的人情冷暖。对这位本家叔叔从此“刮目相看”。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在农村没有男孩会让人看不起,被称作“绝户”,就是人死之后连入老坟也不行。可见事情的严重性。当时这位叔叔有一女儿,可作为老师不许他再生第二胎,否则免去公职。他因没有男孩而思想负担极重,一度抑郁成疾,最终导致其精神分裂投井,用井绳自缢。但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在他死后其妻竟然“梦生”一子。这和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而此后其妻“坐山招夫”,又生下“双龙”胎____一胎生二子。这真是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但我想:人生在世,和谐最重要,不要玩什么高深莫测,勾心斗脚;凡事有个平常心最重要,不要苛求什么完美;在世匆匆几十年,要给人留下点“念想”最重要,不要世后留骂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