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故事
吝啬的刘磕巴
中国敖汉网 类别:民间故事            阅读:11241      作者:文达       日期:2013/9/3

 

  记得老家的刘磕巴是个近70岁的小老头。说他小,一是个子矮小,二是脸庞窄小,尖嘴猴腮。他孩子多,日子过得紧巴。“人穷志短,马瘦毛长。”其最经典的故事莫过于“再煨煨(意思再加热一会儿)”。说的是家里来人客(qie)去的,总要沏茶喝,本来经过反复冲泡茶水已经没了茶色,但他还是要求家人再“煨煨”,愣是不肯换茶,从此成为当地人茶余饭后的笑谈,也奠定了其“吝啬”的基础。那些年一到正月,营子里那些好胜的青年人就组织秧歌队挨家挨户的拜年,每户都要给点儿“赏钱儿”,那年头走集体,挣工分,同现在相比那钱比较“硬通”,但每户至少都给个3块5块的,但到了刘磕巴家,那锣鼓歘一通猛敲,扭秧歌的围着院子扭来扭去的,愣是不见他从屋出来,后经人进屋劝导最终出来了,“伞头”忙举伞示意停住锣鼓,随口唱道:“止住锣鼓听我言呀,今天到了刘府来拜年那,单表这刘老爷爷真好胜啊,好胜赏给咱们5毛钱啊,今天拜年就到此啊,那西院张府还等咱呀……”看热闹的以及扭秧歌的听了“伞头”这麽一唱都忍不住大笑起来,这叫啥事儿啊,大过年的这一群人呼呼啦啦地来到家中拜年,你就给5毛啊,也太抠了。从此刘磕巴的吝啬之名不胫而走,家喻户晓。

  话说他有一个长子,当时是高小毕业,那年头读书人少,自然他也受到了重用:文革时被村支书连中民和当时的宣传队选中,被派到我们旗的双井乡当宣传队员(类似现在的下乡工作队员)。这个人胆小怕事,并不是那跳跳哒哒的“运动红”,这本来是好事,可问题就出在了他这里:当时和他在一起的那些人对那些所谓的“专政对象”非打即骂,极尽侮辱之能事,而他则不。一天深夜,正好轮到他值班。一个被折磨得绝望的“内人党”突然对他吼道:“拿笔来,我要写悔过书!!”夜深人静,这一嗓子也的确很吓人,小刘被吓得面如土色,哆哆嗦嗦递过去几页纸和一支笔。好不容易挨到天亮,跟领导请假回到了家里。从此闭门不出,整死不再回宣传队。这下刘磕巴可逮住理了,每天都要找村支书连中民质问:“把,把,把我孩子吓……吓……坏……坏……坏了,咋……咋……咋办?”从早到晚是见影找影,见面找面,把个支书家弄得是鸡犬不宁,支书本人不论咋安抚都不好使。后来索性不管他了。

  这样一来,其儿子面临的压力就大了:和小刘一起毕业的同学有的在招工中进城转正成了国家工作人员;有的当了教师转正;还有的进了当时村里的农机站,成了拖拉机手。在此期间,刘磕巴也多次找村支书连中民:“看……看……看我的孩子咋……咋……咋安排啊,连……连……连……书……书记。”连书记只有一句话“还是在家吧,要不吓坏咋办啊?”最后,直到现在其子仍是个农民。一说起当年自己父亲的作法他也显得很无奈和气愤。可有什么办法呢?大好的青春年华就这样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