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故事
老家的支客人
中国敖汉网 类别:民间故事            阅读:11009      作者:文达      日期:2013/8/29

 

 

  婚丧嫁娶都得需要有人来支客(qie)。在老家康家营子村连家地就有一位极擅长支客的人。此人姓张,人送外号“张支客”。他眼睛近视,平日里不戴眼镜,一旦给谁家支客就会戴上它,且神气十足,自我陶醉。用现在的话说那是个“涨包”。来客对他支客这事儿没啥意见,但对他趾高气扬的样子多少都有点意见。

  老张家里孩子多,走集体时吃饭都成为困难。甚至连一副挑水的水筲都买不起,只好使生产队的。时间一长,个别人就很有意见。一天,生产队的饲养员想挑水饮牲口,可打天摸地的咋也找不到水筲,这时老张正好来送水筲,气得饲养员和他大吵一顿。他则自知理亏一声不吭。这饲养员后来干脆拿笔在水筲上写上:“张老汉水桶”,一时成为村民们饭后茶余的笑料。老张因为困难还是照用不误。大家后来也就习以为常,哎,都是因为困难嘛。

  老张虽困难,但生产队的“活计”一点也不拉后。生产队长告诉起早拉庄稼,他第一个到。时间一长,大家觉得让他当队长一定不错。他后来真的当了几年生产队长,干的也不错。只是一是自家穷,二是好喝两盅儿,可家里又困难,怎麽办?只好打社员的主意,谁家来客了,一定会改善伙食,他就以各种借口前去,大家也就让他就座陪客,可时间一长大家也觉得烦:家里来客,肯定有事情要办,他这一来,就给搅混了局儿,办也不是,不办也不是,他喝了酒之后还海阔天空的和客人闲聊,漫无边际,喧宾夺主,没啥“成色(shai)”,大家后来就送他另一个外号“闻名张”。

  有次,村支书连中民家给儿子娶媳妇,“闻名张”如期而至。支书大人毕竟在村里见过世面,不好伤他的自尊,顺势就说:“老张啊,你看,我这支客的人还没有,你行不行啊?”老张竟自告奋勇,拍着胸口说“没问题,你瞧好吧。”支书本来是托辞,没成想事情会如此。半信半疑中日子就到了。老张早早就来了,在人们怀疑的眼神中,他走马上任。支客人对新亲的安排非常重要:分辈份,论长幼,稍不留神就会弄错,有的还挑眼,找毛病。但见他胸有成竹,沉着应对,谁陪辈份大的,谁陪辈份小的分得是明明白白;里表亲、外表亲分得是清清楚楚。那叫个“四至”。在一旁把个村支书乐得是合不拢嘴,连连竖大拇指。事情完了,老张是“一炮打响”。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走上了支客生涯。

  时间一长,他也学会了“摆谱”,有事情的人家前去请他,他就会推托,最后在半推半就中走马上任。后来人们摸索出规律了:他不是不来,干脆让他一次就算了。还有的反将他一军:不去我可邀请别人了。还别说,真有效,他则立马就到。要是谁家的事情真的让别人支了客,他就会和人家生气,暗地里对别人讲“那都是些啥支客的,和我比水平差老了。他家再有事,我才不管呢!”别人听了不以为然:没到时候呢,到时候不请你都会到。

  话说老张四十来岁那年——1987年老来得子,之前5个均为“千金”,故此子被老两口视若掌上明珠。溺爱犹加:“我后顾无忧,有儿子为我养老送终”。把个儿子惯得是从小抽烟喝酒,样样精通。在2008年冬天的一天,爷俩外出办事儿喝酒,晚上儿子骑摩托带老父亲回家途中出了车祸,老张当场被摔身亡。念于老张的平日为人,大家不约而同的凑到一起“随份子”、送花圈,为其意外身亡深表哀悼,送他最后一程。人群里有人发出“张支客,你一路走好,到了那边支客您可要悠着点…….”